您现在所在位置:佛山地产网 >> 设计精英 >> 新闻

俞挺这个人

来源:室内设计师时间:2013年12月30日
[提要]有很多欲望,又有很多舍不得,生活也就变得模糊不清了。俞挺的过人之处还在于,他懂得放弃,愿意缺席。


       撰文  徐明怡


       有很多欲望,又有很多舍不得,生活也就变得模糊不清了。

       俞挺的过人之处还在于,他懂得放弃,愿意缺席。

       中国在进入21世纪以后,无疑早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工地,对当代建筑界来说,这其实是场盛装的舞会,每一个剧中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翩翩起舞,分享快乐与美酒,而正是这一波持续高潮的中国人为中国当代建筑注入了新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 但是,在这场中国当代建筑的狂欢中,俞挺似乎缺席了很久。就在2008年,北京奥运会召开的那年,他跑去了英国进修。直到2010年,他才回国。

       翻阅其简历,俞挺的经历无比简单:清华大学建筑系本科毕业后,1995~1999年供职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创作所;1999~2003年在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蔡镇钰创作室任助手、主管、主任建筑师;2003~2004年期间任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建筑设计部副总建筑师;
       2005~2008年任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现代都市院创作所所长,总建筑师;2008~2009年,赴英国,去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学院进修;2009~2010年,思考休眠期,蛰伏了半年;2010年开始在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现代都市建筑设计院任副总建筑师。

       之后,我先后又知道了俞挺的方方面面:这个人、他的建筑、他的文字,以及他的部分生活。这几个部分相互重叠交叉,构成一个不完整但是丰富的形象。这名双子座男子有着多重的生活,而他总是发挥着自己的智商和情商,尽量把事做好,像个坚固的YKK拉链,把双重生活拉紧契合起来,至少不要相去甚远。

       上海拧

       有人说,人过中年,心灵的房子已经成了个烂尾楼。这话却没印证在俞挺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 七年前,由于他初显“地中海”,又常和“60后”们搅和在一起,让我一度误以为此人已步入中年。不过,这些年来,虽然他的头发依旧没啥改变,但打扮却愈发入时,破洞牛仔裤、皮质手环、颜色鲜艳的T……让我一度有了“返老还童”的错觉。

       用他的话来说:“我这幅长相,就是个四十岁的长相,所以,到了我五十岁时,我其实也还是看上去四十岁。”

       不过,依我看来,他依然保持了颗璀璨而年轻的心。

       俞挺走哪都喜欢给自己贴一标签——“上海拧”。这一封号其实被大多上海男人所遗弃,长久以来,上海男人的有些特质一直被人冷嘲热讽。余秋雨甚至在《文化苦旅》中,有篇叫作《上海人》文章,极尽批评之能事,之后又说,“全国有点离不开上海人,又都讨厌着上海人。” 对此,俞挺却横眉冷对地反击起了我:“为什么不承认自己是上海男人?上海人不是地域概念而是文化概念,而且,无论在地域上还是文化上,我都是个上海人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现在和外国朋友一起时,我还会让他们也学几句上海话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当你否认自己出身的时候,就说明自己不够自信。就算我到国外去时,我也说自己是上海人,中国人,这样的事实,是涂脂抹粉也改变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 其实,上海拧,尤其是代表着海派文化的上海拧的生活是悠闲的、雅致的,从1930年代开始,已有“海派文化”一说。

       如今,纸醉金迷的年代虽一去不复返,但这一传统却依然留存在民间,俞挺过着的则是这样的生活——继承了上海人精致、有品位、中西合壁的个人生活情调。就拿出行范围来说,俞挺的生活要求就颇为严苛。

       “我的生活范围——北不出昌平路,东不出外滩,现在加国金,南不出肇嘉浜路,西不出中山西路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不对,我是偶尔去中山西路的,其实我还有个核心圈——西不出华山路,东不出黄陂南路,南不出建国西路,北不出北京路,还有个零头,国金中心。”

       吃货

       与俞挺见面,大多在饭桌上见,连难得的采访都是在洗脚房中进行。

       他的爱吃其实是与生俱来的,他从小就爱吃,他小时候就已经知道馄饨、小笼包子和生煎馒头会有不同的流派和做法。而他在中考的志愿表上,控江中学下面就直接填了厨师职业技术学校。

       “我可是用饭菜打动过不少女孩的心!”俞挺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   在圈中,俞挺的享乐主义人生观是出了名的,用两字概括,就是“吃货”。在哪吃?哪的菜好吃?问他总是不会错的。上海建筑师圈子的聚会,每次都是由他老人家选址定菜的,而他的选择总不会令人失望。

       俞挺其实有点米其林美食侦探的做派,只是都是自费,他也乐于写下点只字片语供人分享。2011年2月16日,他与老婆领证5周年,假座和平饭店(Fairmont Peace Hotel)9楼的华懋阁庆祝,当天晚上,他就写下了评价日志。

       “面包一般,香槟的保存有点问题,今天新开的莫奈香东的居然不够‘青春’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前菜是腌渍鲑鱼,很好,海盐刚刚好,肉质弹性充足,在上海很少吃到这么好的腌渍鲑鱼。”“阿拉斯加帝王蟹沙拉。赞个。量少点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牛尾清汤,汤底有烟熏豆腐,有创新,口味怡人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主菜:牛腰肉,我要五成熟,但显然是六成熟,外皮不够硬,汁水不充沛,失败,不如罗斯福和华尔道夫甚远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海鲜杂烩 汤底不浓,少些辣味,料不猛,一般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甜点是70%黑巧克力,绝赞,赠送的芒果芝士蛋糕,老婆推为上海第一。”

       他最后的总结是:“锦江为主的Fairmont Peace Hotel,总瘙到人痒处,但仅此打住。”

       还有个段子,就是俞挺对毒素特别敏感,是不是有机菜也根本务须调查取证,这厮就是只最好的“小白鼠”。但凡能让他吃完舒坦,不闹肚子也不难受的餐厅,那肯定是放心。

       “我肠胃不好,路边摊,吃了就拉肚子,上周那个臭豆腐,当场就拉掉了,所以,我只能花很贵的钱,住很贵的地方,吃高级的菜。”

       这样的高标准严要求同样也出现在许多与食物相关的琐事上,就拿最普通的苹果来说吧,他都有一番“选美”理论,要经过他手进入口袋的苹果必然“国色天香”——“首先,手感不能酥,也不能生,要正好;其次,大小要差不多;再者,不能有疤痕,也不能亮,因为太亮的苹果会上蜡。”

       网络红人

       网络时代改变了大众,当然,也改变了建筑师。

       建筑师们如今也非常流行在微博、豆瓣、人人网上扎堆,当然用的大多是花名。

       有时,他们是为了互相撩两句,改善枯燥的工作环境,但更多的,却是发表一些见解或是普及常识,为年轻学子们构筑起一个了解建筑圈、学习建筑知识的平台。去年,豆瓣上的“城市笔记人”还入围了中国传媒奖。

       与勤勤恳恳为学子们普及建筑学知识的网络红人不同,俞挺的迅速蹿红却是因为“毒嘴”。他不爱以记叙文的形式循循善诱,而总是以一副尖酸刻薄的“毒嘴”腔,去毁一些大师。当然,用好听的话来说,就是以批判的眼光看待事物。

       虽然也有人质疑俞挺的网文,觉得那都是抱着“酸葡萄”的心理在挤兑这些功成名就的“建筑大师”们,对此,他表示:“很多人从我的文字中看到了八卦,但其实我写每篇文章、每段八卦时,都会有自己的看法。所以,我觉得我的八卦会让人看完很爽,但却不会爽完了就空虚。”

       虽然俞挺的网文初看会让人觉得是在否定别人,但是仔细研读后会发现,其实,这是作者在观察别人后得出的结论,这里会包括长处,也会包括短处。

       “我觉得成功的人都应该向你讨厌的人学习”俞挺道出了他的学习之道。在他看来,否定别人是件很容易的事,但是在否定别人的同时,首先就要反观自己;其次,要向讨厌的人学习。当他知道别人的短处时,就可以引以为鉴,如果能避免得了的话就最好,如果避免不了,就可以向他学习如何扬长避短;而如果学习不了对手的长处的话,就可以在以后交手时,尽量规避其长处,将自己的长处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   我以为,从某种角度来看,俞挺的出现改变了网上生态。他的出现令很多网络红人开始改变文风。那些披着马夹的大腕们,从最初的斯卡帕、中国古典园林等这些严肃话题中,开始关注到了东南大学的小情侣等等。

       据不完全统计,俞挺在豆瓣上的关注度有3000多名,而在人人网上的关注度也有1000多名。“这些人大多都是学建筑的,来自全国各地的建筑系,因为豆瓣,我才知道,原来全国有那么多建筑系,还有那么多我不知道的大学。”

       其实,俞挺最初迷恋上网络的原因是因为想与饕客们分享美食心得,只是,事与愿违,他硬是又从美食界杀回了建筑界。就采访的那一两小时,俞挺总是会时不时地掏出他那上网功能并不强大的手机,看看豆瓣,玩玩人人。

       建筑师

       在絮絮叨叨了俞挺的诸多八卦后,最后要谈的其实是他的正职。他其实是个正儿八经的知名建筑师,且职业道路一直平坦,堪称年轻学子争相效仿的榜样。

       混到俞挺这份上的建筑师,大多都想着另起炉灶,离开“大院”,这样的先例不胜枚举。

       问他原因,又是那句:“身体不好”。

       没一会功夫,他变得很严肃:“做事务所很容易会放弃设计。”在他看来,运行一个事务所,需要社交、要接触、要找活、要管理、要Marketing自己,最后才是做设计。

       “每天一睁眼,你就会想,今天要开销多少。所有的放松状态都是基于所有的开销都已经打平了。”

       随着事务所的规模越来越大,最先放弃的往往是设计,而Marketing的事情可以找别人代做,管理也可以让人代为管理,但最终不愿意放弃的是因为社交而带来的业主关系,而这样的流程,其实就是商人干的事。“商人这活,我又干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 现在的俞挺,生活过得挺纯粹。在他看来,副总建筑师这个身份,无疑就是管管原创设计,教导教导“小孩子”。这比他去英国前的现代集团创作所所长的身份还要惬意,毕竟,那时候还有产值、合同额这样的指标压在身上。

       几年前,因为九间堂的设计采访他时,他还会给我抛出诸多理论,而他的九间堂别墅亦有许多生硬的痕迹,如今的他,谈起设计时却非常放松。用他的话来说,他特别感谢这三年的停顿,“放逐”的生涯让他的思路变得更加清晰,“英国那地方确实应该出哲学家,因为除了思考,实在没什么事情可干!”

       现在的他,并不迷恋地标项目,他所好的反而是那些小小的设计。他最近的项目就是在苏州拙政园边上的一个有点复古的设计。“等状态好的时候,飞花摘叶都可成为设计,每一寸草木也都可以是你的设计。”俞挺说起这个时,有点小得意,“我现在做这个设计的时候,特别陶醉,我可以在这个小院子里把我在书里的论据都演变成设计的论据。”

       虽然暂且还不能看到俞挺最终构建出的其世界的全貌,但可以肯定,在这一辈的建筑师中,他正在行走的绝非一条捷径。

一口价商品
  • [海伦堡海汇广场]
    1室1厅1卫42万
  • [海伦堡海汇广场]
    1室1厅1卫54万
  • [兆阳O立方]
    3室2厅2卫45万
  • [怡翠尊堤]
    4室2厅2卫176万
  • [兆阳O立方]
    2室2厅2卫45万
  • [怡翠尊堤]
    4室2厅2卫215万
穿越时空的爱恋 打造

进门玄关处做了个储物柜,下面放鞋子。

做客厅主人 让你超有

客厅是象征一个房子品味的标志,代表着家庭的阶层以及文化的背景,总之客厅对一个一个讲究的家

体验幸福的乐趣 16

体验幸福的乐趣 16个温馨客厅装修效果图

跟追潮流脚步 现代简

跟追潮流脚步 现代简约风格装修效果图